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荆楚楷模网 > 焦点新闻

老军医马廉亭:一生做好一件事

发表时间:2018年01月12日     来源:楚天都市报

  图为:82岁的马廉亭坚持为患者看病

  记者 刘迅 通讯员 覃丽萍 彭绍荣 刘天元 实习生 李敏

  10日,楚天都市报记者来到解放军武汉总医院神经外科,82岁的马廉亭教授正在手机的“微信诊所”为一名河南患者解答病情。他是我国血管内神经外科创始人之一,先后3次延迟退休,至今仍坚守在患者身边;因心肌梗塞命悬一线,心脏搭了6枚支架,但只要有病人找他,马廉亭都会亲切接诊。他笑着说:“只要患者需要,我会将毕生所学奉献给我的患者。”日前,经全省各地各部门层层推荐,省委宣传部组织评审,马廉亭教授当选为2017年12月荆楚楷模月度人物。

  自建微信诊所为患者诊病

  “马老,病人至今昏迷,两天没使用呼吸机,氧饱和度维持在97左右,血压高压97,营养餐暂停。如何能促进患者意识尽快恢复啊?”前日早上,马廉亭的微信收到一名河南患者家属的留言,他戴上老花眼镜,仔细查看传来的CT报告,再三斟酌后进行了回复。

  在马廉亭的微信上,这样的问诊每天都有。虽然已经82岁高龄,他用微信等APP却很熟练。每看完一个病人,他都会主动提醒:“你加我的微信,以后有什么问题可以咨询我”。

  马廉亭浏览手机时,记者看到他的手机联系人有3000多人,微信好友超过2000人。“都是我看过的病人,我专门备注分类了。”马廉亭说,如果有就诊病历的,他会在患者名字前加上编号;如果只是发微信问诊的人,他就直接以“病种+编号”留存。多年来,通过“微信诊所”,他已经为全国千余名患者会诊。

  除了和患者打交道,马老对同行的请教也从不推辞。他有 3个微信群——微创时代、神经外科和武总医师,各有四五百人。马老说,群里大多是神经外科同行,还有的是国外专家。遇到特殊病例,大家就会各抒己见。马廉亭作为群主,常在群里发布一些医学前沿知识和经典手术视频,几乎每个病例他都会发表意见和建议,在他的指导下,很多患者得到了较好的治疗。

  “拓荒”我国神经外科空白

  无需开颅、没有切口,就能治好复杂的脑血管疾病,如今看似平常,但为了这项技术的发展成熟,马老数十年如一日奋斗在神经外科介入治疗领域。

  1962年,马廉亭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军医,不久被派往武汉同济医院进修,得到中国外科泰斗裘法祖教授的启蒙。上世纪70年代,治疗复杂性脑血管疾病的传统方法只有开颅,眼见许多患者承受着极大的痛苦,术后仍不幸去世,马廉亭很惋惜。在浏览国外医学杂志时,他发现一篇介绍介入神经放射治疗技术的文章,当时在国内还是新领域,马廉亭决心填补这一空白。

  1979年,解放军武汉总医院买了一台进口血管造影机,马廉亭天天在机器边琢磨。后来,战士原军成在战场上受重伤入院,弹片穿入颅底颈部,损伤了颅底颈内动静脉,形成颅底高位颈内动静脉瘘和颈外动脉假性动脉瘤,情况万分危急,国内前来会诊的专家也无能为力。“我来试试!”时年42岁的马廉亭自告奋勇,决定实施由他首创的“风筝法”。马廉亭从原军成脖子上取一小块肌肉,制成“肌肉栓”,借助血管造影机,从血管中将肌肉栓送到瘘口,堵住这个瘘,同时开刀将其脖子上的假性动脉瘤处理掉,这个战士得以生还。马廉亭自此一头扎入神经外科介入学领域。

  后来,治疗原军成的方法被总结成准介入疗法,写入我国最权威的外科教材《黄家驷外科学》,国际上正式命名这种介入+手术的方法为复合手术。马廉亭继续从复合手术向真正的介入治疗迈进。1983年,一例颈外颌内动脉假性动脉瘤大出血病人被送入神经外科。马廉亭决定突破常规,采用介入技术救治病人。他再一次创造生命奇迹,开创了我国神经外科血管内介入治疗的先河。

  大胆为疑难病患手术

  只要一聊起患者,82岁的马廉亭就滔滔不绝:“一个医生心里要有患者,要敢于为抢救病人冒风险、破常规!”

  2012年,一位父亲抱着1岁的儿子来到解放军武汉总医院,孩子患有罕见的脑血管畸形,命悬一线,跑了十余家大医院,医生都因手术风险太大不敢收。抱着最后一丝希望,孩子父亲找到了马廉亭。

  马廉亭一张一张地看片子,并给孩子体检。虽然孩子小手术风险大,但做好充分准备、精细操作,有成功的机会。当时75岁的马廉亭亲自制定手术方案,亲自主刀。手术成功后,马老甚至住到病房随时观察病情。从 2012年到2015年,马廉亭先后4次为这个孩子手术,切除了脑部两个不同部位的肿瘤。如今孩子已经7岁了,经常到医院找马廉亭复查,亲切地叫他“马爷爷”。

  “只要是病人,医生就该管。”马廉亭说,每一个患者的痛苦他都能感同身受,正因为如此,他在问诊时细之又细。“如今,不少临床医生问诊‘三句半’,动不动让病人做CT、造影、核磁等,这种让病人折腾的事,我不赞同。”“不能因为影像学和实验室检查技术的进步,使自己产生惰性和依赖。”马廉亭说,作为一名医生,眼里看的是病,心里想的是人,对每一个病人都详细问诊及进行体格检查,才能保证诊断无误,给予病人最可靠的治疗手段。

  装了6枚支架仍为患者看病

  如今,82岁的马老仍活跃在医院临床与科研的第一线,按时上班下班、坐诊查房、指导年轻医生做手术。

  1月 10日早上 7时,马廉亭早早赶到医院,开始翻看国内外相关论文研究,并将特殊案例作为资料存入手机。7时50分,马老穿着白大褂出现在病区,和神经外科医生一起查房。病人们都说:“看到马老来了,我们就放心了。”

  每天慕名来找他的病人也络绎不绝,马廉亭先后3次延迟退休。很多人觉得他身体很硬朗,其实他曾因突发心肌梗塞接受过心脏支架成形手术,共放了6枚支架,每天要服用降压、抗凝等各种药物,还要注射胰岛素。

  对这个不听话的“病人”,医生护士们也没办法。“当时住院时,马老每天都会离开自己的病房去看病人,我们都很担心。”解放军武汉总医院神经外科护士说,马老是个工作狂,一说到动脉瘤就两眼放光。每次出病房给病人会诊,大家只有嘱咐他不要太劳累。

  马廉亭常常笑着说:“科学工作没有8小时工作制、退休一说,只要患者有需要,我会将毕生所学奉献给我的患者。”去年,由马廉亭主编的我国第一部全媒体医学图书《神经系统疾病三维影像融合技术应用及图谱》出版发行。这部书收录了他几十年来在神经外科专业积累的典型疑难病例,扫一扫二维码还能动态还原诊断及手术过程,为同行提供了借鉴和参考。